首页 >> 杂面大世界

时时彩宝贝计划网页: 第235章 绯王得势,月下求娶 加更,钻钻1600~~~谢谢亲们的支持~

【文学楼】欢迎您牢记域名:,方便下次阅读小说《》最新章节...凌宵天离开焚香阁时,外面已快到了宵禁时分,街上不见半个行人。

紫o阁ioge鬼面等人骑马紧跟在绯王身后,却见他没有往绯王府去,反而改道,往城南去了。

“王爷。

您这是要去……”“去刑部,陈大人府上。 ”凌宵天沉声道。

贪墨的案,他不想再拖了。 皇上给了他半个月的时间,他想在自己生辰到来之前就将此案了结,然后就能有更多的时间陪在她身边了……夜风卷起众人衣袂,猎猎作响。 他悄然张开左手,在他的掌心,放着一格蜜蜡制成的吊坠,猫爪的模样看着可爱的紧。 他不禁微微一笑。 这是她提前送给他的生辰贺礼,虽然不是珍奇古董,也不是什么贵重的饰物,可这是她亲手制成,世上独一无二。

只属于他一个人的东西。 以指尖轻叩吊坠表面,他猜到里面是空着的。

这里面会装着什么呢?就像他送给她的檀香木吊坠一样,是否里面也藏着她的小小心思呢?他几次想要打开看个究竟,可又强行忍住了。

还是留到生辰的那天再打开吧。 三日后,早朝之上,皇上在看了凌宵天递上来的贪墨一案官员的口供后,大雷霆。 挥手将玉案上放着的玉石镇纸扫到地上,摔成了两半。 “皇上息怒!”众臣纷纷跪倒在地。 亚广在才。 贤王跟太更是劝解道:“父皇莫要动怒。

当心气坏了身。 ”皇上了通火,重新拿起凌宵天递上来的折,看了个仔细,然后他点头一连说了三个“好”字。

“此案宵天办的不错。 ”皇帝点头道。 此言只把在场众臣惊的面面相觑。

他们非是在惊讶皇帝夸赞绯王,而是惊于皇帝竟在朝堂之上唤绯王为“宵天”。 朝堂之上。 君是君。

臣是臣,不管私下里有着什么样的身份,可是在朝堂上便有君臣之分,可是皇帝却当众唤了他儿的名,亲昵之意溢于言表。 贤王眼中深暗翻涌,太则是一脸不屑。 整个早朝上,几乎全都成了绯王展示的舞台,刑部各官员也全都一个个像被打了鸡血,卯足了劲给绯王帮腔。 等到早朝结束,不少朝臣背后的衣衫都被汗水悄悄浸透了。

一个从未有过任何作为的绯王,一个众人眼中风流不羁,放荡形骸的小王爷,竟敢如此大胆的就将贪墨案给办了。

他根本就不怕得罪谁,因为他原本在朝中就没有盟友,也不存在为了谁的面着想。 将要散朝之时,皇帝突然唤来贾公公。 贾公公手里端着个金漆托盘,铺着黄绫,上面放着一块无暇美玉。 “此物便当是朕送你的生辰贺礼。 ”皇帝对凌宵天道,并一指托盘。

凌宵天撩衣跪倒谢恩。 贾公公笑眯眯的端了托盘来到凌宵天身前,用细尖的嗓音道:“绯王快些收了吧,这可是皇上的一番心意啊。

”众人齐齐伸头望去,只见贾公公的托盘里的那块美玉透体清翠,不含一丝杂质,玉佩被雕刻着盘龙图案,下面系着金珠的坠,金色流苏。

凌宵天双手接过,再次叩谢。

贾公公别有深意的笑道:“不知绯王可满意这生辰贺礼?”凌宵天拿起玉佩,当着皇帝的面佩戴起来。 “多谢父皇恩典,儿臣欣喜非常。 ”贤王的目光落在凌宵天腰间的那块玉佩上,突然全身紧绷,就像在极力忍着什么似的。 “二哥?”太就站在他的身边,觉得他有些异样,于是不解的望向他。 “六弟生辰,我们也当前去相贺才是。 ”贤王凌清烨笑道,眼中的深暗转瞬间已被他隐藏于心底。 太仍是一副不屑的模样,从小到大,凌宵天一直都是那个被他们欺负的那个,也没觉得他有什么惊世的才华,怎么突然间他就跳了出来,还得了父皇亲赐的生辰礼。

太只扫了一眼凌宵天腰间的玉佩,便移开了目光。

他身为太,背后有皇后支持,身侧又有贤王这个弟弟相帮,自然不会将凌宵天放在眼中。

可是贤王却注意到,那块玉佩的背后雕刻着一行字:赠,宵天,吾儿。

这行字在贤王的心里就像炸开了似的。

吾儿……就连他都没能得过皇上对他如此称呼。

他们是皇,是皇儿,而皇帝在对着凌宵天时,却如同一个普通的父亲……这是多大的恩典!贤王笑着上前与凌宵天寒暄,“待六弟生辰时,本王再亲自上门道贺。

”其他官员也纷纷上前巴结,贪墨一案后,绯王的身价瞬时涨了百倍,现在皇帝又当众赏赐他这块玉佩为生辰贺礼,这是不是暗示着以后皇间的势力要生了微妙的变化了呢?要知道就算玉佩就算再贵重,也不过是块饰物,可是那盘龙的图案却预示着凌宵天身份的尊贵,只有皇室成员才能佩戴此物!再加上后面的刻字,以后不管凌宵天走到哪里,只要当地官员见了,都会恭恭敬敬的相迎。 这摆明了就是一个倍受皇帝宠爱的皇才能拥有的荣耀。 当天晚上,苏白桐正在梅霜居里看书习字。 自从生了那件劫持案件之后,她就再也没有出过府,这几日全都留在屋里整理香料配方,剑丝情跟小香狸也没有走远,不管什么时候,都跟在她左右。 窗外突然传来石敲击窗扇的声音。

剑丝情打开窗户,往外看了一眼,她什么话也没说,反而上前扯住了慧香,也不管对方手脚乱舞,直接把她拖出了门。 苏白桐正低头写字,听见慧香一路抱怨的被拖了出去,于是抬起头来,正好看见凌宵天站在窗外。 桂花树在他头顶沙沙作响,他没有穿着那身大红的锦衣,而是换了件普通的湖蓝直裰。 他站在夜色中向她微笑,桃花美目堪比夜空的皎月还要明亮。

“桐桐,你嫁给我好不好?”此时窗外站着的好像只是一个平凡的少年,静静立于桂花树前,云袖随风轻动,似流云飞瀑,潇洒俊逸。 他向她伸出手来,给她看他掌中的那枚盘龙玉佩,他终于也可以握住些什么了。

标签:杂面大世界,鬼回路转电影,广州问神婆